中国自主汽车品牌向上 北京现代左右为难

发布日期:2020-11-22 02:44   来源:未知   阅读:

  市场,已经是中国品牌的天下。数量庞大的中国品牌同样在进行内部梳理,那些仅仅依靠模仿、低价抢占市场的品牌,最终在市场升级的过程中被淘汰,而汽车领域正在进入一个大规模的优胜劣汰阶段。

  在中国汽车市场和自主品牌汽车向上的过程中,即便是跨国车企,也有同样因为产品的同质化和竞争力不足等原因退出市场,比如铃木和雷诺。我们看到大众、丰田和本田等车企在中国市场依旧强势增长,但我们也看到标致雪铁龙、福特、现代起亚等品牌陷入发展困境。

  同长安福特一样,北京现代曾经也是中国汽车市场引领风骚的主力,伊兰特和第八代索纳塔,就是彼时神车级别的存在。

  时移世易,中国汽车市场头部品牌的大众和丰田等车企,开始批量覆盖全细分市场、自主品牌相继推出高端品牌,而造车新势力也在高端电动智能汽车打开了全新的局面。在品牌影响力上落后于大众、丰田和通用等品牌,北京现代曾经依靠性价比战略取得了销量规模的突破,但动力技术和汽车本身并无太多有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对于消费者而言,选择头部车企品牌更是一个不会错误的选择。

  得益于跨国合资的自主品牌,不管是广汽、上汽、还是一汽,都在自主品牌事业开创了全新的局面,获得了一波用户的认可和好评,实现了合资和自主的协同发展。反观北京现代的股东之一,北京汽车,收购萨博汽车技术并没有拉升其汽车市场地位,反而让其燃油车不得不让位于时代的产物——北汽新能源,通过这个特定的市场获得销量突破。中国汽车市场早已不是一个跨国品牌和一个全球车型就能够随意获得成功的地方,这里有全球最激烈,甚至惨烈的竞争,就连占据市场高地的BBA,也需要放低身段,开发更大的市场。

  就在自主品牌向上,而跨国车企全面布局的背景下,一个处于重新调整的北汽和一个面临上下夹攻的现代,让北京现代成为这一个汽车革新时代的受害者。

  诚然,市场是公平的。一款优质的产品、一次优秀的服务和一个贴合实际的产品定价,足以在这个容量足够大的汽车市场获得成功,这早已在中国汽车蓬勃发展的日子里被不断证实。究竟是什么产品才是优质的,什么样的服务才是优秀的,什么样的价格才是贴合实际的,不同的品牌,在不同的市场和不同的发展阶段,都有不同的标准。那些成功的车企,在坚守公司运营理念的前提下,不断进行市场适应性调整和革新,比如丰田的TNGA构造改革、比如大众以MEB平台为基础的全面电动化。那些失败的车企,沉迷于自己曾经的市场地位和成功,甚至碍于自家曾经辉煌的历史和市场地位,脱离了现实的市场和用户的真正需求,无法应对早已截然不同的市场环境,比如福特和雷诺。现代汽车与丰田都致力于远期的氢燃料电池技术发展,但丰田对于当下的油电混合动力和短期的电动汽车规划同样依旧庞大,反观现代则似乎将其未来全部托付在这个技术之上,燃油车陷入发展困境,而电动汽车也没有获得市场关注度。

  虽然我们并没有进行过详细的调查,但现代品牌与自主品牌的高端品牌对比,比如领克和WEY品牌,已经不再有完全领先的市场地位。我们再来看看现代与丰田在汽车的售价对比:第七代伊兰特的售价为10.98万,而全新卡罗拉11.98万;第十代索纳特16.18万,而凯美瑞为17.98万。北京现代奉行的“性价比”策略并不彻底。数据是不会骗人的。北京现代成立17年来累计产销量超过1000万辆,但是,自2013年产销量首次超过百万辆,到2015年达到最高的116万辆之后,产销量就开始逐渐下降,从2017年82万辆,到2018年79万辆,再到2019年71万辆。2020年1月至8月,北京现代销量为30.83万辆,同比下跌31.8%,市场份额降低到2.8%。北京现代2013年产销量在中国市场排名第四,而2020年8个月累计销量少于北京奔驰和华晨宝马,排名第15位,第一、二位的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分别为122万辆和94万辆。在近几年的销量榜单中,大众和通用依旧强势,而日系三强五家公司销量稳步提升;在此之外,吉利、上汽通用五菱、长安和长城等自主车企也早已超越了北京现代。

  北京现代将2020年作为“HSMART+战略”激活年,提出品牌要从“高性价比”向“技术溢价”、“品牌溢价”转型突围。但是,北京现代早已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在跨国车企和自主品牌的品牌夹击中,北京现代无法再以车辆技术、汽车功能和服务的任何单一因素取胜,而在有望重建品牌的电动智能汽车领域,存在感不足的北京现代同样令人担忧。

  同属一个集团的起亚汽车同样陷入发展困境,销量从2016年65万辆,下跌至2019年29万辆,而第一工厂已经转交给造车新势力华人运通。彼时2020年的百万目标早已破灭,东风悦达起亚2020年1月至8月累计销量15万辆,今年总体销量或许会重回2009年24万辆。这是一个全新的汽车时代,唯有抛开跨国车企的身份,成为一家更加本土化的车企才是成功之道,这不仅仅要打破原来仅仅依靠引进全球车型和技术的模式,还需要提升产品质量、提升产品性价比和革新销售模式。回望百万辆产销量的辉煌过去,北京现代需要重塑自己,但仅仅找回自己过去的成功经验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更要面向未来、面向用户和面向市场,究竟2020年代需要一家什么样的车企,而北京现代还缺什么?现代汽车集团曾经在全球市场致力于赶超大众和丰田,喊出了“只有把品质提高到丰田的水平,才是生存的根本”,也被丰田汽车多次形容为“可怕的对手”,我想这或许所有车企成功的根本,只有建立“汽车质量”基础之上的一切作为才有意义、才能长远。这不仅仅是北京现代的命题,也是全体汽车企业应该致力于解决的一个应该而必须解决的难题。